代理人俱乐部

搜索

第37099无效决定书—— 多层储物架

[复制链接]

admin|发帖时间:2018-10-24 09:55:15 查看:105|回复:0

第37099无效决定书—— 多层储物架

无效请求人 姬朝飞
专利权人 商婷


决定要点:
储物架类产品通常为框架结构,且通常包括隔板、侧挡等基础部件,上述基础部件的不同组合方式,特别是隔板的纵横排列方式会形成具有不同外观设计的产品,因此,隔板的纵横排列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的关注,对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请求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在所有竖向长方形的中间位置设置一横向隔板为惯常设计;另外,将上述证据中各不相同的小隔板的设计特征拼合到证据2中也无法得到涉案专利所示横向隔板的设计内容。因此,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2或证据2与其它证据的组合具有明显区别。
决定全文:
本无效宣告请求涉及的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7年12月15日授权公告的201730128400.5号外观设计专利,使用该外观设计的产品名称为“多层储物架”,其申请日为2017年04月17日,专利权人为商婷。
针对上述外观设计专利(下称涉案专利),姬朝飞(下称请求人)于2018年01月30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其理由是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1款和第2款的规定,并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淘宝网怡悦生活馆店铺销售的“铁艺花架多层实木客厅阳台室内外地面多功能绿萝吊兰多肉架子”商品信息网页打印件;
证据2:专利号为201630134951.8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3:专利号为201630569285.0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4:专利号为201630289192.2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5:专利号为201630498817.6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6:专利号为201630369820.8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7:专利号为201530422429.5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8:专利号为201630026210.8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9:专利号为201630065803.5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0:专利号为201630502638.5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1:专利号为201330170342.4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2:专利号为201630485951.2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3:专利号为201630413658.5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4:专利号为201630360834.3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5:专利号为201630290132.2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证据16:专利号为201630155044.1的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授权公告文本打印件。
请求人认为:
(1)证据1当中的“累计评论”有从2017-03-06到2017-03-16的评论,可以看出该商品已经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之前公开销售。涉案专利与证据1的设计要素是相同的,属于相同的外观设计,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1款的规定。
(2)涉案专利与证据2相比,二者的整体结构和布局基本相同。二者的区别在于,a、涉案专利的左右两纵上均设有一块小隔板,但是证据2当中没有。b、涉案专利的每一个水平方向的隔板都是由阵列排布的小隔条组成,但是证据2的隔板只是光滑的平板。c、涉案专利的两侧底部设有底座,但是证据2当中没有。d、涉案专利的顶部设有框形的侧挡部,但是证据2当中没有。e、每一个水平方向上的大隔板和小隔板之间并不在一直线上,而是稍有错开。但是上述区别点,都是置物架领域的惯常设计手段,或者分别被证据3-15公开,属于现有设计特征。具体说明如下:
对于区别点a而言,在证据2的基础上,再增设两个小隔板,首先,对于整体视觉效果而言,并不具有显著特征,是一般消费者无法觉察的。其次,现有设计当中,也有许多设置小隔板的设计,例如证据12、13、15。
对于区别点b而言,将光滑的隔板改成由小隔条阵列排布而成,也是一种置物架领域的惯常设计手段。例如证据3、4、5、6、7。
对于区别点c而言,在置物架的两侧设置底座也是一种置物架领域的惯常设计手段。例如证据8、9、10、11。
对于区别点d而言,在置物架的两侧顶部设有框形的侧挡部也是一种置物架领域的惯常设计手段。例如证据10、11。
对于区别点e而言,让置物架当中的隔板和隔板之间并不在一直线上,而是稍有错开也是一种置物架领域的惯常设计手段。例如证据12、13、14。
所以,涉案专利与证据2和惯常设计手段的结合,或者证据2和证据3-16的结合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2款的规定。
请求人于2018年02月24日提交了意见陈述书和补充的证据(编号续前):
证据17:由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公证处出具的(2018)苏吴证民内字第616号公证书复印件。
请求人认为,证据17当中的“累计评论”有从“2017-03-06”到“2017-03-16”的评论,可以看出该商品已经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之前公开销售。涉案专利与证据17的设计要素是相同的,属于相同的外观设计,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1款的规定。
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8年03月15日受理了该无效宣告请求,并将请求人的无效宣告请求文件转送专利权人,通知其在指定期限内进行答复。
专利权人逾期未答复。
专利复审委员会依法成立合议组,对本案进行审理。合议组于2018年04月18日将请求人于2018年02月24日提交的意见陈述书和补充证据转送专利权人,通知其在指定期限内进行答复。2018年05月07日向双方当事人发出口头审理通知书,定于2018年06月26日进行口头审理。
口头审理如期进行,请求人委托代理人出席了本次口头审理,专利权人未出席口头审理。在口头审理中,请求人明确无效宣告理由是专利法第23条第1款和第2款。专利法第23条第1款所依据的证据是证据17,专利法第23条第2款所依据的证据是证据2,或证据2结合证据3-15,证据3-15用于证明惯常设计,放弃证据1和证据16。
请求人当庭出示了证据17的原件。经核实,原件与复印件一致,对于证据17的公开时间,请求人认为,证据17第50-57页有从2017-03-06到2017-03-16的评论,评论时间可以作为证据17的公开时间。涉案专利与证据之间的具体对比意见同书面意见。
2018年07月20日合议组发出合议组成员告知通知书,通知双方当事人合议组成员变更情况。双方当事人均逾期未答复。
在上述审理的基础上,合议组经合议,认为本案事实已经清楚,依法作出本审查决定。
二、决定的理由
1.法律依据
专利法第23条第1款规定:授予专利权的外观设计,应当不属于现有设计;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外观设计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告的专利文件中。
专利法第23条第2款规定:授予专利权的外观设计与现有设计或者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应当具有明显区别。
2.证据认定
鉴于请求人在口头审理当庭放弃证据1和证据16,本决定对这两份证据不再予以评述。
证据17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公证处出具的(2018)苏吴证民内字第616号公证书,其公证了淘宝网怡悦生活馆店铺销售的“铁艺花架多层实木客厅阳台室内外地面多功能绿萝吊兰多肉架子”商品信息网页及“累计评价”内容。淘宝网商品信息页的图片与累计评价是两个相对独立的部分,店铺有可能因为产品升级换代或促销等原因而更换产品信息中的图片,而商品评价具有累积性,所以商品的评价时间与商品信息中的图片不具有唯一对应性。因此,累计评价的时间不能作为商品信息图片的公开时间,证据17不能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
证据2至证据15是中国专利文献,专利权人对其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经核实,合议组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其公开日均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之前,其中所示的外观设计可以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
3.关于专利法第23条第1款
请求人认为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1款所依据的证据仅有证据17。如“2.证据认定”部分所述,证据17不能作为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因此,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17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1款的规定的无效理由不成立。
4.关于专利法第23条第2款
涉案专利涉及的产品是多层储物架,证据2公开了一种“墙壁置物架”的外观设计,二者所示产品用途相同,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可以对二者作如下对比判断:
涉案专利由主视图、后视图、俯视图、左视图和立体图表示,如图所示,该产品为框架结构,整体大致呈正方形,从主视图看,一个长方形位于中央,另外四个长方形位于四周,位于右上和左下的长方形水平放置,位于左上和右下的两个长方形竖直放置且中间有隔板,每一个水平方向的隔板都是由阵列排布的小隔条组成。侧挡向上延伸超过最上层隔板,向下延伸形成支脚。详见涉案专利附图。
证据2公开了7幅视图,如图所示,该产品为板框结构,整体大致呈正方形,从主视图看,一个正方形位于中央,另外四个长方形位于四周,位于右上和左下的长方形水平放置,左上和右下的两个长方形竖直放置,水平方向和竖直方向的隔板均为板状物。侧挡上端和下端分别与上隔板和下隔板相接。详见证据2附图。
涉案专利与证据2相比,两者的主要相同点在于:整体大致呈正方形,从主视图看均由中央的方形及围于四周的四个长方形组成,位于右上和左下的长方形水平放置,左上和右下的两个长方形竖直放置。两者的主要不同点在于: ①涉案专利左上和右下的两个长方形竖直放置且中间有隔板,而证据2相应位置没有隔板。②涉案专利为框架结构,水平方向的隔板由阵列排布的小隔条组成,而证据2为板框结构,水平方向和竖直方向均为平板。③涉案专利侧挡向上延伸超过最上层隔板,向下延伸形成支脚,而证据2侧挡上端和下端分别与上隔板和下隔板相接。④组成涉案专利的五个长方形的边长比例与证据2不同。
证据3至7的产品为花架或置物架,所示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的用途相同,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证据3至7的产品均为框架结构,水平方向的隔板均由阵列排布的小隔条组成。详见证据3至7附图。
证据8至11的产品为书架、置物架、展示柜或层架,所示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的用途相同,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证据8至11的产品均为框架结构,侧挡向下延伸形成四个支脚,证据10和11的侧挡向上延伸,在顶部隔板两侧形成侧挡。详见证据8至11附图。
证据12至15的产品为书架、置物架或博古架,所示产品与涉案专利产品的用途相同,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证据12至15的产品均为框架结构,均设置了小隔板,而且证据12至14的多个小隔板相互错开,不在同一水平线上。详见证据12至15附图。
请求人认为涉案专利与证据2相比的区别①至④均为置物架领域的惯常设计手段,或者分别被证据3至15公开,具体而言,针对区别①,证据12、13、15的外观设计中存在许多小隔板,关于隔板的位置,证据12、13、14公开了隔板不在同一直线上,相互错开的设计;针对区别②,证据3至7的外观设计产品中水平方向的隔板由阵列排布的小隔条组成;针对区别③,证据8至11的外观设计产品均存在支脚,证据10和11的外观设计产品顶部有侧挡。
对此,合议组认为:储物架类产品通常为框架结构,且通常包括隔板、侧挡等基础部件,上述基础部件的不同组合方式,特别是隔板的纵横排列方式会形成具有不同外观设计的产品,例如请求人提交的证据2至15,因此,隔板的纵横排列容易引起一般消费者的关注,对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关于区别①,证据12中并不是在所有竖向长方形中均设置横向小隔板,所设置的横向小隔板的位置不在中间且高度不固定;证据13中各横向小隔板高低错落,设置位置和数量更显随意;证据15中多为纵向小隔板;证据14中的横向小隔板相互错开。证据12、13和15中的小隔板设置方式不尽相同,且与证据14也不相同,因此上述证据不能证明如涉案专利所示在所有竖向长方形的中间位置设置一横向隔板为惯常设计;另外,将上述证据中各不相同的小隔板的设计特征拼合到证据2中也无法得到涉案专利所示横向隔板的设计内容。在区别①的基础上综合考虑区别②至④,涉案专利相对于证据2或证据2与证据3至15的组合具有明显区别。
综上所述,请求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23条第1款和第2款的规定,其无效宣告的理由不成立。
三、决定
维持201730128400.5号外观设计专利权有效。
当事人对本决定不服的,可以根据专利法第46条第2款的规定,自收到本决定之日起三个月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根据该款的规定,一方当事人起诉后,另一方当事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