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人俱乐部

搜索

关于第11340404号“EVISU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复制链接]

admin|发帖时间:2018-5-11 08:11:23 查看:30|回复:0

关于第11340404号“EVISU及图”商标

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18]第0000054519号

                                                                                                                                                                                                                                                                            
                                                                
        申请人:捷尔普国际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朱庆华
  委托代理人:北京博纳锐思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7年08月02日对第11340404号“EVISU及图”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委依法受理后,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第六条的规定,组成合议组依法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一、“EVISU”、“EVISU及图”系列商标为申请人独创,具有突出的显著性和识别性,申请人对其享有无可辩驳的在先权利。二、争议商标与申请人第9369985号图形商标、第9369986号“EVISU”商标、第9369987号“EVISU”商标、第4740257号“EVISU及图”商标(以下分别称引证商标一、二、三、四)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三、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损害了申请人著作权。四、被申请人多次摹仿申请人“EVISU”商标进行恶意注册,其申请争议商标采取了不正当手段,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易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五、争议商标带有欺骗性,其注册及使用将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及服务来源产生误认,淡化申请人“EVISU”商标的显著性。综上,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称《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等的相关规定,请求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向我委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光盘):
  1、相关商标信息;
  2、申请人著作权证明资料;
  3、商标使用许可协议;
  4、关于申请人及其商标的报道;
  5、申请人参加展会资料;
  6、申请人相关公司资料等;
  7、申请人商标使用宣传资料;
  8、其他相关证据材料。
  被申请人答辩的主要理由: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不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争议商标的申请没有侵犯申请人在先权利,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等规定。本案理由不妥当、证据不充分,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被申请人请求对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申请人针对被申请人的答辩理由提出了质证意见,经核查,该意见与申请人理由基本一致。
  经审理查明:
  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2年8月13日申请注册,经异议,于2014年4月7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4类人造丝织品;帘子布;手绣、机绣图画;纺织品毛巾;被罩;蚊帐;被子;床单;枕套;纺织品或塑料帘商品上,专用期限至2024年4月6日。
  2、引证商标一、二的现注册人为本案申请人,核定使用在第26类服装花边等商品上,现均为有效在先注册商标。
  3、引证商标三由捷尔普国际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25类裤子等商品上,现为有效在先注册商标。该商标已经商标局核准转让至申雅国际集团名下。引证商标四由道乐克有限公司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现为有效在先注册商标。该商标已经商标局核准转让至申雅国际集团名下。申请人向我委提交的证据4商标许可协议两份,一份是申雅国际集团与惠美寿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商标许可协议,协议中明确规定将上述两引证商标许可给惠美寿集团有限公司使用。另一份是惠美寿集团有限公司与本案申请人捷尔普国际有限公司签订商标许可协议,协议将上述两件引证商标许可给本案申请人使用。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我委对申请人引用引证商标三、四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的主体资格予以认可。
  上述事实有商标档案及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在案佐证。
  本案中,争议商标获准注册日期早于2014年5月1日,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实体问题应适用修改前的《商标法》。本案的相关程序问题应适用修改后的《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分别对应修改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商标法》第七条系总则性规定,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系程序性规定,其相关规定已体现在修改前《商标法》的相应具体条款中,我委将适用修改前《商标法》的相应具体条款审理本案。
  经合议组评议,我委认为:
  一、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帘子布等全部商品与引证商标一、二、三、四核定使用的服装花边、服装等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别表》中分属不同类似群组,不属于类似商品,因此,即使双方商标相近,亦不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即未违反修改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
  二、《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所谓独创性,系指该智力成果由作者独立创作完成,且具备基本的智力创作高度。《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本案中,对于申请人所主张享有在先著作权的图形作品是否系《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仍需按照《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就作品、美术作品的定义作出判断。申请人图形仅是经过艺术化处理的线条图形,此种程度的处理尚无法使整个商标标识达到美术作品所要求的独创性高度,如对其给予作品保护,将可能导致公共资源被不合理占有的后果。因此,其并未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 争议商标未构成对申请人著作权的损害。
  三、《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指带有欺骗性,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本案争议商标“EVISU及图”标识本身并未带有欺骗性。关于该条款中“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规定属于修改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其他不良影响”调整范畴,在案证据不能证明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可能有损社会主义良好道德风尚或产生其他不良影响,申请人该主张我委不予支持。
  四、修改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以欺骗手段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行为,是指申请商标注册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以弄虚作假的手段欺骗商标行政机关取得注册,或基于不正当竞争、谋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恶意进行注册。本案中,申请人并无充分证据证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是采用欺骗手段或其他不正当手段,故申请人的此项主张,我委亦不予支持。
  申请人所述其他理由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我委不予支持。
  综上,申请人无效宣告理由不成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委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委。
                                                
                                                                        
                                
合议组成员:刘洋
田益民
张世莉
                                
2018年03月3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